某颗蛋

城市慷慨亮整夜光

求本
葡萄成熟时
小H价也接受

长评to空烬

   第二篇长评依旧给我的米女神!!执念空烬!真的太执念这本了可惜如坑晚orz,没事虽然高价还是收到啦!等本子到了就给米米拍美美的repo!
   空烬算是我看的第一篇哨兵向导paro的文,不仅是在喻黄圈,再加上又是米米女神的,理所应当就成了心里的白月光,再看别的哨向都很难这么有感觉了…
   女神不是空喊的,米米的文字一直都有几个特别戳我的点。
   首先文风太可爱啦,诙谐幽默,每次看心情都炒鸡好~(hummmmmm当然,暗涌不走这一挂…),空烬里每次轩哥哥和锐锐出来我都要笑半天23333,还有几个映像很深的地方就是少天在哨向婚介所里可怜兮兮的半颗星,还有小周那惊为天人的形容词——黄少的精神领域是一线天,当然啦还有最终认真贯彻落实“我庙压你药”思想的两只小可爱,招娣和板蓝根了~
   还有呢就是对人物的把控非常到位了从来不ooc!见过很多喻黄文里少天鲜明的特点就只有话超级多还不带标点符号,看的我头大,其实怎么能仅仅把少天限制在一个“话唠”的框架里呢?他的可爱他的冷静,他的阳光他的朝气…那些才丰富地使他的形象立体。女神每次对话唠的度都把握的很好,让你由衷地觉得这人话好多可是也是真的可爱到心窝子里去了。然后就是文州,字里行间处处都透露出鱼的温柔谦和,淡然冷静。文中仅仅是鱼的自我介绍:“国安七处,喻文州。”都能把我苏的不要不要的qwq!
   其次呢就是对剧情的安排了,这也是空烬引人入胜的地方。喻黄和双花算是双线递进吧,暗线还有少天的那个梦——充斥着烈焰与鲜血,灰烬与绝望,还有一个怎么都想不起来身份的人。(这里也算是和标题空烬相照应吧~),伏笔很多,前后照应的令人惊叹,层层递进地揭开了国安的狼子野心和喻黄二人的前缘。个人认为中间的几个小高潮,一个是魏琛的那句“喻文州,三年前就死了。”让人不寒而栗了;还有就是喻黄二人配合战斗,默契如初;以及夫夫一起联手从国安逃出生天的地方,看的我一下子就燃了起来!
    最后就是最喜欢的地方,米米对感情线的描写,和各种情话、细节的描写,触动人心。文州感应到少天身陷险境,他一个向导直接挣开了手铐,对门口拦着他的警卫冷冷地说:“你当然不知道,因为那是我的哨兵。”(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文州我的喻总啊啊A破大气层!!!)还有双花的,大孙问乐乐:“喂,你身体还好吗?”乐乐本来很不客气地怼了回去,一回头却发现他并没有跟上来,两人宛如再不会相交的平行线走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这时候乐乐才对着余晖喃喃:“孙哲平,我身体不怎么好啊。”;以及后来,文州跟孙哲平谈自己的经历,自己觉得绝望的时候就会看少天的视频,有时候他在走路,有时候在跟人聊天,有时候在逗猫,可是只要看到他,就觉得一切都熬的过去了。虐的我心肝颤呀…
    最后当然是个完美的结局了~那是喻黄呀,不管在什么设定下什么背景里,都一定会在一起的喻黄呀!!永远会记得最后文州的那一笑,对少天说:“少天,叫声队长听听?”
    (以及女神为我打开了周王的新世界的大门…已经练就成了女神副cp写啥吃啥,反正都很美味就对了!)
    BB了这么多一个长评硬是被我写成了花式夸女神??好啦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空烬了安利给大家!!精神体胖达和雪豹也是很萌的一对哟~
  依旧…悄咪咪圈女神… @Always sleeping

长评to 暗涌


      暗搓搓先表白女神米米我宣你啊啊啊啊!!!(第一次写长评,毫无逻辑格式可言orz
     好了语障的我开始长评了。
    看到要写长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暗涌。
    我经常自豪地跟我的亲友说,我可是二刷了暗涌的壮士啊!然后get到她们参杂着不理解的崇拜的目光。第一次看暗涌的时候我大概刚入喻黄坑,那时候疯狂的嗑同人嗑甜饼,看到了这篇标准了的be只觉得很新鲜,眼前一亮,于是点开看了。
     一刷的时候,感到最虐的是文州被新杰注射药物那里,心里一抽一抽的,只觉得女神的情节安排的太棒了,最后文州摸进巷子里找少天的地方我直接跳了,怎么说,怕承受不来。
     这是草率的一刷。
    然后就运气贼好的赶上女神所有的本再刷啦,赶快入了暗涌和蜚蜚,到了之后摸着暗涌的封面,想着我是不是要再看一遍。
    于是开始了惨绝人寰的二刷。
    二刷的时候看的非常仔细了,一句一字都认认真真看进心里,这才是真正的感受到了这篇be的威力。
    其实整篇文都感觉笼罩着一种淡淡的哀伤吧,(也有可能是受我一刷的时候的影响…),而文州少天之间愈来愈热切的感情是愁云惨淡下的一点天光。
  毕竟设定就很虐了,一边是警方的卧底,一边是黑帮的卧底 两人各怀心事地靠近对方,又无可避免地爱上对方,却在黑道与黑心警方两股实力扭转而成的漩涡之中求而不得,最终天人两隔。
   二刷时映像很深的是那朵被丢弃在暗巷中的玫瑰,“爱情是什么 听起来很棒,反正我没有。”彼时的少天对爱情不屑一顾,却未曾料到在不远的将来也会对一个人掏心掏肺;还有就是文州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少天隔着房门,不成声调地哼着那首骚灵情歌,末了喃喃:“喻文州,你来问我这是什么歌啊,你来问我,我就告诉你,然后吻你。”,可最终后也没有让文州知道他来过。
   以及这次我终于有勇气看完了结尾,看到少天与文州咫尺之间就是阴阳两隔,看到少天的轻唤甚至被打在水坑中的雨声盖过…那个他永远不会认错的侧脸的剪影,终还是和他擦肩而过。可也算是和他见了最后一面吧。
   还没被这个结尾虐的缓过劲来,到了番外又是一个暴击。“我走过那条巷子。”喻文州对着电话,一遍遍地重复这句话。我走完了那条巷子,我在地上摸索了个遍 可我还是没能触碰到他最后一点温热的体温。
    番外的结尾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当签名,做摘抄,每一次看到依然感慨万千:我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神有多重,我知道相思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文州看向少天的眼神,少天回望他的眼神,波澜不惊中隐末着汹涌的暗涌,我知道那眼神有多重,是望他一眼就是春光,再望一眼就是天堂。
   看虐文最怕脑补以后的事。以后啊,文州也可能会娶妻生子吧,但他永远不会再爱了。那个照耀了他清冷内心中荒芜之地的小太阳,已被埋葬在了那条暗巷。
    当然是要去听骚灵情歌的,听完才发现这歌和这篇文有多配。“用黑色声音念着我想你,像黑色诗歌一般多细腻。换黑西装抱起你,才优美,这见证神也惊喜。”“用黑色的灯照着我跟你,用黑色的光不分天与地。”都是黑色的,那些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都是黑色的。就像这篇暗涌,以黑色的基调,写出的是最明亮也是最温暖的,我cp之间的爱情。
   为你舞台提起,为你钢琴弹起,以无边温柔吻你。
   毕竟他们是喻黄啊啊啊啊啊我cp不管怎么样都是HE!!!他们总是要在一起的!!!
   好啦,end(女神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请务必眼熟我这颗蛋等我把空烬收到了就一本一本地给女神的本拍repo!!!)
    @Always sleeping  暗搓搓艾特一下女神不知道会不会被看到qwq女神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自有喻黄本整理

整理一下宝藏们
以后说不定一本一本地repo呢

且插梅花醉洛阳
与共
光阴的故事
暗涌
蜚蜚
悟惊蛰
长风(三刷)
流光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金色大街
十三月(一刷)
千嶂里
将心(二刷)
朝朝暮暮

【喻黄】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求到神奇动物太开心来回报社会   一个听力有点问题的天天,脑洞依然由 @Mind Palace 提供qwq,开始!(我超ooc的     
  
    今天的阳光依旧喧嚣,今天的风声依旧聒噪,今天的蓝雨依旧因为黄少天的存在而喧嚣聒噪,热热闹闹。     
     “少天,下午陪我去复盘?”  
      喻文州端着餐盘排着队,另一只手护着在他身边的黄少天,以防他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挤到。      “啊?哦…好啊好啊,队长放下你手中的那勺秋葵!!威武不能屈你懂吗懂吗?我今天绝对宁死不屈…”      
    副队长大人的反抗自然被队长笑着无视,餐盘中的一坨不明物体绿的发亮,黄少天转过脸去表示不忍直视,蹭在喻文州的臂弯中小声地哼哼:      “官大一级压死人…队长你今天休想吃到一只完整的白斩鸡!对了郑轩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哦现在还没到他起床的时间吧?昨天我给黄小天浇水的时候一不小心浇到郑小轩了,它会不会死了啊好担心…”    
  
   哦,黄小天是一盆含羞草,郑小轩是一盆仙人掌,黄少天非说自己小时候跟含羞草可像了,不顾蓝雨众人的反对给它起名为了黄小天。        
      安静可人黄少天是和伶牙利齿周泽楷,胸无城府喻文州,左右对称王杰希等并列为联盟十大笑话之一,然鹅,黄少天小时候真的挺安静可人的,至于他最后为什么变成了一个话唠,这还是个悲伤的故事。   
      黄少天小时候发过一次高烧,大病初愈后听力却出了点问题,听别人讲话有点模糊,要看嘴型连蒙带猜,坚强的小黄少天学会了用话多来掩盖这个弱点,没有听清楚的内容他就胡天海地乱扯一通地讲话题一带而过,久而久之就真的变成话唠了。   
      开始打荣耀后,他带的都是自备的特制耳机,和人交流时就像小时候一样,过了这么久也没有人发现这个秘密,黄少天心里美滋滋。   
  
    中午的G市蝉鸣声不绝于耳,而黄少天也听不太真切,此时的他正惬意地趴在自己床上,打了个白斩鸡味的嗝,翻个身准备来和周公幽次会……   
      等等!某人垂死病中惊坐起,跟周公幽什么会呀他亲爱的队长好像约了他下午要干什么来着吧?刚刚看队长的口型好像是复盘?   
       于是又颠颠地跑到了喻文州的房门口,门都不敲地推门而入。    
    
   “少天来了?”喻文州在抬头看见黄少天的瞬间,原本微蹙着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嘴角不自禁勾起一抹笑。
      黄少天点点头,打了个冗长的哈欠。   
      喻文州将房间中的另一把椅子拖到自己跟前,待黄少天坐下后揉了揉他蓬松软和的头毛。       “才睡醒?”喻文州轻轻地问。   
       黄少天揉揉眼,打着哈哈:“嗯?哦……队长快把上次比赛的视频拿来本剑圣帮你分析分析!这次常规赛我们表现还不错吧?哎我记得我们的积分好像比微草还多一分吧?哈哈哈哈哈老王肯定要气的更加大小眼了…”   
       喻文州习惯了黄少天如兔子般脱线的思维,也就在一旁坐下,和黄少天面对面开始复盘了。   

     投入到工作中的正副队定然是全神贯注了,再加上这是常规赛最后的关键时刻,各个战队的比分咬的很紧,这一复盘就到了夜色降临,晚饭都是徐景熙帮他们打好了送来的。   
    几乎到深夜,整个蓝雨都静悄悄的,喻文州也不禁讲声音放轻了些,这可苦了听力不太灵光的黄少天了,他只能不停地慢慢靠近喻文州,来努力听清喻文州说了些什么。     
   
     喻文州讲着讲着就感觉到房间中的另一个心跳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到最后几乎就要和自己的重合。   
     他稍一低头,黄少天柔软的发梢就蹭到了他的侧脸,鼻间萦绕着好闻的柠檬香,这是喻文州为他买的洗发水的香味,如实体化成了一个个抓人的小钩子般,一点点撩拨着他的心弦。   
     喻文州几乎愣在了那里。   

     察觉到喻文州突然不说话了,黄少天抬头,疑惑地问:“队长?”    喻文州在黄少天澄明的目光里看见了自己。   
     他一直觉得认真的黄少天最好看,正如现在,平日里意气风发的眼角眉梢温顺地垂着,全神看他,心无旁鹜,好像全世界除了自己之外就再也没有值得他这么在意的人了。  
      喻文州强忍住就这么直接低头吻住他的冲动,站起身来,温柔地逐客:
       “少天,很晚了,你先去睡吧。”
        黄少天看到了一个“去”的口型,立马也站了起来:“哦哦队长我打扰到你休息了是吧?好的好的,我马上走。”   
       “不是。”
       喻文州打断他:“少天永远不会打扰到我的。”  
       “嗯?”  
      “少天,我爱你。”    
      “啊……队长晚安!”  
      喻文州在心里构想了无数种黄少天听到告白后的反应,却独独没有想到他会这样。   
      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若无其事地说一声晚安,拒绝地滴水不漏,甚至避免了以后见面的尴尬。   
     心底有点疼,也有点后悔。
     刚刚就应该吻他的啊。   

     天地良心,黄少天是真没有听到那句告白,他努力辨认着嘴型,觉着应该是晚安吧。    
     get到队长大人的一句晚安,黄少天心里美滋滋,也娇羞地回了句队长晚安后飞快地跑掉了。       直到睡前黄少天整个人都还是荡漾的,喻文州大概有种魔力,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想,不然怎么能一句晚安都这么甜?比世界上的任何一种糖都要甜。  
 
      第二天,黄少天早早地就帮喻文州打好了一份早餐,伸长了脖子望,终于看到喻文州进了餐厅的大门。   
     黄少天兴奋地冲他挥手:“队长!”   喻文州回头看到了他,冲他弯了弯眼睛,走向了…走向了另一张空的餐桌,一个人吃起了早餐。   
      剩下黄少天一个人与白斩鸡对脸蒙蔽。      

    …不对劲!喻文州最近很不对劲!  
      黄少天想了想这几天发生的类似于那次在食堂发生的事,整个人都要委屈到变形了。  
      喻文州这几天只喊过他三次“少天”;喻文州这几天对他的笑都不露齿了,明明以前连眼睛都是带着笑意的;喻文州这几天都没有揉过他的头毛了,明明他以前亲口说过“少天的头发最软了”;喻文州昨天喊于锋去复盘都不喊他,难道他跟于锋比跟他黄少天还要有默契?  
       剑圣大大觉得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再这么下去他要难受死了。  
       他气势汹汹地冲向了队长办公室,到了门口又怂了,左思右想了半天才敲响了那扇门。                       “请进…”喻文州看到来人,声音中带上了一丝转瞬即逝的惊喜:“少天?你怎么来了?”   
     眼前的黄少天简直是个大写的委屈。    喻文州放轻了声音:“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黄少天揉揉眼睛,自顾自地说:“队长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以前很宠我的。
     喻文州闻言,眼神黯了黯,坐正了些,提高了点印调说:“少天,既然你拒绝了我的告白,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
      ……what??告白??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告白?队长你什么时候跟我告白的我怎么不记得??”   
     喻文州难得的也感到了一丝迷茫:“上次你和我复盘,最后你走的时候…”  
     黄少天悲愤地一拍大腿:“靠啊我当时以为你在跟我说晚安!!”
     喻文州终于感到不对劲了,皱着眉想了好久,最终试探地问:“少天,你是不是听力有点问题?”  
      黄少天支支吾吾半天,不好意思地说:“被队长发现了啊…不是什么大问题啦从小就这样了!”         
     喻文州似是叹了口气。
     他上前一步将黄少天整个圈入怀中,又微微弯腰,将下巴抵在了黄少天肩上,黄少天有些敏感地缩了缩,喻文州的呼吸声就在他耳边拂过。
    “少天,是我不好,我竟然才发现。”
    黄少天把头摇的像拨浪鼓。
   “既然你上次没听清,那我再说一遍。”
   “我爱你。”
    黄少天吸吸鼻子,回抱住喻文州。
   “队长,上次那个我以为的晚安,让我乐了一晚上,这次这个,我能乐一辈子。”
   “文州,我也爱你。”

  
   郑轩在吃午饭时悄悄将徐景熙拉到一边,高深莫测地说:“你觉不觉得,队长和黄少最近闹矛盾了?”
   徐景熙以一种看外星人的眼神看向他。
   郑轩继续说:“你没发现队长跟黄少讲话的时候声音明显大了很多吗?明明对我们都是细声细语的……”
   “图样,”徐景熙拍拍郑轩的肩,语重心长地说:“你没发现他俩最近讲悄悄话的频率也明显上涨了吗?”

End!感谢观看!笔芯!

能让我开心的大概就这几件事
和喻黄相关的一切
能够进步的成绩
班里的一群傻逼
刘慕寒